<source id="nd18m"><th id="nd18m"></th></source><optgroup id="nd18m"></optgroup>
<source id="nd18m"></source><u id="nd18m"><small id="nd18m"><font id="nd18m"></font></small></u>
<b id="nd18m"></b>
<tt id="nd18m"></tt>

    <delect id="nd18m"><th id="nd18m"><s id="nd18m"></s></th></delect><b id="nd18m"><small id="nd18m"><kbd id="nd18m"></kbd></small></b>
        <video id="nd18m"></video>

          融資擔保新政有望首季出臺

          作者:匿名 來源:南方都市報數字報 日期:2014-1-26 17:14:44 點擊:2095 屬于:政策法規

              在數易其稿之后,融資性擔保公司今年首季有望迎來新的管理辦法。

           

              南都記者獨家從相關渠道獲取的國務院于去年11月份下發的最新版本的《融資擔保公司管理條例(討論稿)》(下稱討論稿)顯示,監管對于融資性擔保公司業務進行了更加明確的規定,對風險控制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其中,在對融資性擔保公司業務經營范圍將“受托理財”明確寫入禁止從事的活動中。“新規在今年一季度出臺的可能性非常大。”廣東一家擔保公司高管向南都記者透露。而最新版的討論稿顯示,融資性擔保公司自營資金投資最大20%比例未變。

           

              不放大自營資金投資比例

           

              2010年3月,銀監會等7部委曾印發了《融資性擔保公司管理暫行辦法》(下稱《暫行辦法》)。自2012年就有消息傳出,7部委擬對管理辦法進行修訂,不過至今新規卻遲遲未露臉。“討論稿幾易其稿,我都看了好幾個版本了。”佛山一家擔保公司高管對南都記者表示,業內對于新規等了很久,一些擔保公司甚至在行業進入低谷之后,等待新規明確方向。“新規在今年一季度出臺可能性非常大。”廣東一家擔保公司高管向南都記者透露了新規的最新動向。

           

              南都記者獨家從相關渠道獲取了國務院于去年11月份最新下發的討論稿。從此份討論稿內容看,在華鼎創富事件出臺后,監管對于融資性擔保公司業務進行了更加明確的規定,對風險控制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整份討論稿,從此前暫行辦法的54條擴充至74條。其中,在對融資性擔保公司業務經營范圍將“受托理財”明確寫入禁止從事的活動中。同時規定,融資性擔保公司向被擔保人收取反擔保保證金的,應當對該反擔保保證金實行專戶管理或第三方托管,且用途僅限于合同約定的違約償付,不得用于其他范圍。

           

              除了明確融資性擔保公司經營范圍,在之前,融資擔保企業普遍寄希望于新規放大融資性擔保機構的自有資金經營范圍和比例。據悉,按2010年印發的暫行管理辦法,融資性擔保公司以自有資金進行投資,總額不高于凈資產20%的其他投資。

           

              而此前,市場一度傳言,融資性擔保公司已經將范圍從此前規定的20%放大至40%。“8月份我去北京開討論會,大家的爭議是到底放大至30%,還是40%。”佛山一位擔保行業高管向南都記者透露。不過,在南都記者拿到的這份討論稿上,卻沒有明確給出比例。

           

              發展政策上更明朗

           

              南都記者看到,新規原文不再限制自有資金的投向,但寫到:“融資性擔保公司投資及其資金運用占用的風險資本與其凈資產之比不得超過國務院融資擔保業監管指導機構規定的比例。這也就說,不得超過20%的原有比例。”看過此份討論稿的徐北對南都記者表示。不過,也有龍頭企業擔保公司負責人對南都記者表示,此前國務院層面并沒有對此進行明確表態,所以擔保機構自有資金的投資比例更加靈活。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新規對于融資性擔保機構的賠償準備金、未到期準備金以及一般風險準備金的提取也不再進行明確規定,“只是表示按有關規定提取”。而在此前的暫行辦法中則明確表示,“按照當年擔保費收入的50%提取未到期責任準備金,并按不低于當年年末擔保責任余額1%的比例提取擔保賠償準備金。擔保賠償準備金累計達到當年擔保責任余額10%的,實行差額提取。這意味對于風險保證金的提取將可交由各擔保公司根據自身的情況以及各地監管部門針對轄區內擔保公司的情況進行分級管理,更加靈活。”廣州民間金融資深人士徐北表示。

           

              “新規出臺后,行業將更有法可依,今年擔保公司的發展政策上更加明朗。”廣東銀達擔保投資集團董事長對南都記者表示,經過此兩年的整頓,擔保行業馬太效應正在進一步加劇,目前廣州開展正常融資擔保業務的公司不到總數的一成,但政策方面越來越明晰,對于大型擔保公司卻也已經釋放出“善意”,大型擔保公司的經營環境和盈利空間進一步擴展。

          亚洲综合色区另类aⅴ